两人如同黑夜的幽灵,一点点的在四周寻找。
  这两人是负责处理善后的,本来三个人是要一起行动,但是自大的金铭却让两人不要跟着他。
  毕竟在金铭看来,这任务实在是太过于轻松了。
  他根本不需要直接的去面对目标,只是用特殊的方式下蛊控制杨旭的老婆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需要这两个人善后,金铭估计也不会再身安装跟踪器。
  然而他却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在身安装跟踪器,可能尸体发臭了都没人找到。
  “妈呀!”突然,寸板头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惊得几只倒挂在树枝的蝙蝠乱飞。
  “你找死啊!鬼叫什么!”六子压低声音吼了句。
  接着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从哪儿出来一个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不是,这里有……有一具尸体!”寸板头结结巴巴的道。
  “一具尸体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六子不耐烦的道。
  刚说完他愣住了。
  尸体?
  这里又不是荒山老林,怎么会有尸体呢?
  “站着别动!”六子低喝一声,轻手轻脚的朝着寸板头跑了过去。
  尽管他是在跑着,可是踩在落叶只有沙沙声,声音并不大,显然他们也是有功夫再身。
  当六子看到那具没有脑袋,四分五裂的尸体时,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胃部一阵阵的抽动,忍不住有些想吐。
  这家伙死的是是死的太惨了,都被人分尸了,脑袋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还有一条大腿和一条胳膊也被卸了。
  “这里应该不久前发生过凶案,我们得赶紧走!”六子拍了拍寸板头的肩膀,吓得后者忍不住一个哆嗦。
  “真是没出息!”六子不由得骂道。
  “不是……六……六子……”
  “好好说话,你结巴什么!”六子忍不住又是一阵骂。
  他们在一起搭档很多年,也没有见到过着家伙这么不靠谱的时候啊,瞎紧张什么。
  “这里是……是大师兄信号消失的地方,你说着尸体会不会是……”寸板头结结巴巴的道。
  “放屁,大师兄是什么人物?那可是我们南陵的天骄,是师父最得意的徒弟,怎么可能是大师兄!”六子鼓着眼睛板着脸呵斥。
  可是刚说完他愣住了。
  这……
  这好像还真是大师兄的衣服啊。
  不过六子也不敢确定,因为这尸体身穿的衣服实在是太脏了。
  大师兄有洁癖谁都知道,他的衣服永远都是一尘不染。
  记得有一个佣人没有清理干净他的衣服被,被活生生的炼制成了蛊人。
  此时这尸体身穿着的衣服全都是鞋印,显然临死前被人暴打过,而且是被很多人暴打。
  衣服还有泥土的痕迹,脏兮兮的,怎么可能是大师兄?
  可为啥衣服的款式和颜色这么像呢?
  “你去检查一下!”六子对着寸板头使了个眼色。
  “我?”寸板头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不敢相信。
  “不是你是我?”六子实在是忍不住,一脚踢在寸板头的身。
  寸板头强忍着恶心,艰难的叹了口唾沫,蹲下身子,先用手碰了碰金铭的尸体,最后实在是没忍住,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刚要说些什么,看到六子黑着脸,寸板头赶紧用手捂着嘴,找了根树枝想要去拨弄金铭的口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真是废物!”六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拎着寸板头的后衣领把他提到一旁。
  蹲在尸体前开始寻找。
  当他在尸体衣服的内袋里摸到一个圆形的,硬邦邦的东西时,六子的心不由得咯噔一声。
  这东西的大笑和形状,他很熟悉。
  寸板头的嘴巴不会这么乌鸦嘴吧?这真是大师兄?
  六子的心凉到了极点,深吸口气给自己打针镇定剂,慢慢的把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当他看到那熟悉的跟踪器时,眼前一黑差点没晕死过去。
  这……
  这真的是大师兄?
  “六子,你没事吧?”寸板头看着六子冷在原地,满脸惊恐,他忍不住推了推六子的肩膀。
  结果他这么一推,六子直接瘫坐在地。
  “六子,你别吓我,六子!”寸板头也被吓得够呛。
  “这……这真的是大师兄!是大师兄!”六子双眼无神,嘴里不停的呢喃。
  “什么!”
  寸板头也一屁股再次坐在地,整个人都吓傻了。
  这真是大师兄?
  一时间,寸板头和六子两个人都感觉一阵阵寒气从脚板底顺着脊椎骨直冲脑门。
  大师兄死了!
  他竟然死了,还死的这么凄惨。
  如果让金霸知道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寸板头和六子相视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的惊恐之色。
  金霸的为人他们作为徒弟的最为清楚,那可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主,盛怒之下把他们两个人杀了还好,要是练成蛊人,那真是生不如死。
  “怎么办?”寸板头感觉头皮都要炸了。
  “还能怎么办?跑啊!”六子像是装了弹簧一样,从地弹起来。
  “跑?我们能跑到哪去啊?”寸板头浑浑噩噩的道。
  是啊!
  又能跑到哪儿去?
  六子再次瘫坐在地,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的一干二净,动弹不得。
  他们身为蛊门人,学蛊的同时,体内也有蛊虫的存在。
  正是那只蛊虫的存在,所以他们才不会蛊。
  而母蛊则是在金霸的身,金霸想要他们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早知道我们跟着大师兄了,要死一起死,总好过被炼制成蛊人!”寸板头双眼都在颤抖。
  “行了,别说了,赶紧把大师兄的遗体找全!”六子拍了拍身的灰尘,叹了口气道。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尸体总要找齐的。
  把尸体找完整也许还有一条活路,要是把这具没有脑袋,少了一条胳膊和大腿的尸体拿回去,他们还不如现在割脖子死了算了。
  然而,黑暗的六子和寸板头并没有发现。
  一个笑容温和的年人坐在一颗树摇了摇头,接着树枝一阵轻轻的摇晃,已经没有了身影。

章节目录

隐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胖胖的小阿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胖胖的小阿肥并收藏隐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