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题: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关于神经被触点
  ★作者:菊轻曳
  没有很好的文笔把所有的点的感想连接,只好一句句分析
  我们的党也说了:具体国情具体分析
  开头的话:鹿殿的书都很有趣,不是那种速食的,象那谁谁(懒得查)说得:看了就大笑(一次使用,而且现在更多的是强加笑),那是滑稽,只有深思后(理解)才笑得,那是幽默。鹿的书,很幽默。
  我叫红领巾――好怀念,想当年,我们(二年级)写作文总是把学生们做完好事后用这句话结尾,就像当年的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党的领导下……之后想起只觉得好格式化,想不到这个竟那么有……喜剧效果的
  她眼睛里从期望到失望的跌落如此急促――这是共鸣呀~~~~不在同一世界的人期待他们的回应是我的错,啊呀呀呀,抓头,发作(即使如此,我也死也不会从那里(二维,bl等)出来的)绝呆尼,握拳(请看读音就好,理解不了就算了)
  尼采桑――那是想做太阳的银吧~~~~~~某种程度来说,还真是好深度贴切的名字
  可惜,我已经是成年女性了――意思就是说,我不会像某些心智尚处于未成年阶段的孩子一样,对煽动照单全收――可悲的是现在很多成年人都是后者
  她可以戴着猫耳和猫尾巴,穿这可爱的粉红色的女仆衣服,待在宿舍门口,听着我的脚步声,等我摸钥匙的时候忽然打开门,鞠躬说一声“主人,欢迎回来――尖叫,好幸福,好像要,哪里有的领养
  刚推开天台的门,一股呛人的烟味迎面而来――在天台抽烟的人蛮体贴道德的,有的混人都是在宿舍抽得,说过也没用
  女孩子,竟徒手去抓蟑螂老鼠――告诫勇敢的女同志们,要套个胶袋哦,有菌的(不是那种酿了你哦的小可爱,是杀了你哦的凶残版)
  这个事件,是我在论坛上看到的真实事件,连带着硫酸泼熊事件、高跟鞋踩猫事件,一直都是我心头的结。每个生命,都应该有尊严地生存和死去――人兽,发生在现实中只能让人愤怒,悲哀
  罗素,女,身高八尺有余,豹睛环目,红发紫髯(?),乃国际闻名的大毒枭一个,手下八千精兵,全部是她面首,曾扛着一百台nds攻占教室,勒令全班同学非任天堂游戏不许完否则砍手――虽然有创意,但也要注意可让人相信的程度哦
  他敢在公共场合猥亵女孩子,我就要让他记住,在公众场合,被人猥亵,是什么感觉――哦哦哦,想看这种场面的可以看看(主将!地院家若美,很有爱的)汗,我以为是小偷的说,我见过这种的,是前后坐着(小偷后),要偷老人家的钱,当时我的应变是掏出解剖针(别问从哪里来,随身携带凶器是习惯),装作不小心垂直掉下,小偷手缩回,没插中,我对小偷说了句抱歉(跟小偷说抱歉,事后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可悲),连老人家都能下得了手,我xxx…不过现在学到新方法了,邪笑~~~~~~~~
  可同样身为直立行走的智能生物,绝大多数人类都能及时准确有效的避开这些阻碍,只有罗素,只要我一放开她的手,她绝对大踏步地往里掉还一掉一个准――话说,我们呢,也是坑一掉一个准,鹿殿,你说呢,笑露黄牙
  我……烟瘾不上来就拉不出来么?你是秃顶肉色青蛙叔啊!肾亏就去买肾宝――感慨是正常人被逼疯后才是狠角色
  她的脸“呼啦”地往下一垮,软软地虚弱地来了一声:“康德~~~”尾音飘渺,还带抖――再次被电~~~~抓起钱包,我要求订购
  注一:句型见“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滕王阁序》,初唐,王勃),及“满座衣冠犹胜雪,更无一人是知音”(仙四,夙瑶的台词)
  注一:句型见“今亡亦死,举大义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涉世家》,汉,司马迁)――感叹,之前的是宅专业,这次的是文学专业……鹿的书都好专业,不过我喜欢
  感谢clamp大婶们,曾经我是那么爱你们,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深深被鸣中咬牙
  眼睛紧闭,装睡,或者害怕被骂,然后眯开一条缝,小心翼翼地打量我,还在打量我,继续打量我――握到钱包不住呻吟,脑里只有#¥的图像不断徘徊(明白了书中主角大脑混乱的状态)
  恩,另外的篇目也有感想,但是感触没这个深,申明,绝不是因为这个是女女的才深的,我没有当百合看,是应为这两个实在太油菜了,其他的感觉像只单方有爱
  惯例的ps:那么多,虫子不会到处飞吗?我知道这是无谓考究――但不问会不断的想。验证码终于正常了(wuh6)

章节目录

长裙过踝半厘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鹿?D?多古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鹿?D?多古拉并收藏长裙过踝半厘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