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正篇之前。
  罗素同学曾经的青涩恋爱。
  正文====
  几乎整整三年,每当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都会在嘈杂的穿着校服的人群中,绕过学校的围墙,固执地去走中学老校门外面,那条凹凸不平的石板路。
  路的左手边有着七棵树,前六棵是芒果,最后一棵,是凤凰木。
  一到秋天,金黄色的小叶纷纷绕绕地落下来,俨然一场,金色的雨。
  就是在这样的“雨”中,第一次,我看到了荣格:白的衬衫,深蓝的西裤,普通的运动鞋,普通的校服在他身上,硬是掩不住水边一年生草本植物的妖娆。
  还没有开学,只是报道第一天,何况是老校门。只有他孤单地站在那挂角的第七棵凤凰木下,像是迷失在人间的精灵。
  风过。
  细碎的叶片落在他的肩上。
  他回过头,伸手抚去肩头上的碎叶――纤长的手指直白地拨动了我的心弦。
  ――所以说,人的一生中,难免要抽那么一两次风。
  跟踪狂的潜质、狗仔队的热情、中年妇女对于小道消息的执著,在我身上集中地爆发出来。我像兔子一样支着耳朵,警觉地搜集着风中的只言片语;蝗虫似地疯狂吞噬它们;再用我那贫弱的观察力和不足挂齿的逻辑,把它们整理成人类可解读的信号。
  两天之内,对方什么小学毕业家住何方身高体重三围食物偏好连父上母上三代以内血亲就已经让我摸了个一清二楚。
  看着笔记本上的资料,我在自我鄙视的深渊里悄悄地得意:就算我一无所长,最起码还能是个合格狗仔。
  荣格,16岁,和我一个年级。
  ――原来,他就是“荣格”……
  那个帅到让每个新生――尤指女性――把来我们年级围观他作为必修功课的雄性人类。
  “都是人类,两个眼睛一张嘴,有什么好看的。”
  ――四年前,刚入初一,这样的传言就让我嗤之以鼻,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失足,落进了那两个眼睛一张嘴的陷阱里。
  对于他来说,“追求者”和“仰慕者”,大概就像是路边的野草吧:随处可见,烧之不尽,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沮丧倾盆而下,浇在我火热的心上,“滋滋”地冒着疼痛的白烟。
  冷静下来翻日历:离开学只剩一天。
  不能把学业作为头疼脑热的牺牲品,可我却也不甘就这样怠慢了初恋的心情……呃,好吧,第三次初恋的心情。
  思来想去:兵贵神速,只有快刀才是对付乱麻的最好工具。
  走出门的时候脚脖子都在打着抖――不知是哪来的勇气,我竟真的没有退缩。
  依然记得那天,我穿着及脚踝的长裙。秋风掀起我的裙摆,染上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我随便捡了个座儿,在旧校门外卫生状况堪忧的小店里,点了盘水饺,两块钱。
  如今,我已不能记得那白菜猪肉馅的饺子放到嘴里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味道,却依然清楚地记得,我的筷子夹起一个――掉落,再夹――又掉落,复夹――依然掉落……
  旁边站着的小妹看不过眼,给我递了个勺。
  然后我看到那杨柳一样的身条施施然地从远处晃了过来――那盘饺子,我或许是最终没能忽悠下去。
  “抱歉,打扰了。”我疾步上前,叫住他。
  “嗯?”他低下头――绝对的身高差带来扎实不客气的压迫感。
  他的眸子是浅浅的棕,夕阳红光下被染上了金边,单是那诡秘的色泽就让我愣足三秒。
  “请问,有事吗?”他追问,礼貌地。
  “荣格?”
  “是。”
  “我喜欢你。”我抬起头,给了他一把直入的单刀。
  “哦,我知道了。”他波澜不惊。
  “……”
  “还有其他事吗?”
  “不,没有了,谢谢。”
  “不客气,再见。”
  “bye……”
  ――果然,是听惯了告白的人吧……
  “哦,我知道了。”――干脆利落,简明扼要。连我叫什么名字也没有问,连正式的拒绝也没有给……
  胸腔中间偏左的地方出现严重系统障碍,急需修补。
  眼泪很乖,温顺地趴在眼眶旁。直到我冲回了小窝关上门,才从容地,一点一点,落下来。

章节目录

长裙过踝半厘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鹿?D?多古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鹿?D?多古拉并收藏长裙过踝半厘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