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中,请参考简介,多多投票。
  正文====
  直到我走上飞机的前一刻,我还在竭尽全力――并且徒劳无功地挽救罗素的记忆和危机感。
  在走进安检门的时候,还接受了罗素“哎呀呀他们俩吵架关我们什么事那些特权贵族阶级怎么可能注意到我们这蝼蚁小民肯定是在为了宇宙的未来世界的和平国家的发展路线学校的前途和个人的利益在争执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哈哈哈”的抚慰。
  好吧,姑且不计较“特权阶级”这个奇怪的称呼――可是,讨论那些伟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去会议室,要在女生宿舍楼下啊?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算了。
  飞机插上蓝天。
  烦恼留在原地。
  当事人都如此淡定,我何苦越俎代庖庸人自扰?
  暑假也和寒假一样平凡得近乎沉闷,按部就班的实习、见旧同学、陪爹妈yy光明未来……
  偶尔实在无聊,就给罗素打个电话,听她在电话那头凄凄哀哀地抱怨“回家了以后每天六点起九点睡健康得和这篇小说不相称”啦,“我已经三天没有抽烟了高堂还不放我出门这么下去就要死人了啊啊啊”啦,“我现在一天只能用三个小时电脑,三个小时!搞p啊!”啦……
  都是极琐碎细小的事情。
  可罗素的喉舌就是魔力的:鸡毛蒜皮家长里短从她嘴里出来,就是如此鲜灵巧妙生动幽默。
  ――说起来,老同学们大多反应我变得“有趣”了。这大抵也是罗素的功劳罢。
  平静让人忘却烦恼,放下戒心――在这样吃肉长胖的日子里,我几乎忘却了校园里的暗涛涌动。
  现在想来,我本不该低估民众的创造力:口中流传的相关事件报道,难免险象环生跌宕起伏精彩纷呈扣人心弦。
  放好行李没多久,我就直面了惨淡的事实。
  地点是食堂――这个中国高校中,工作人员最多(?)、资讯流量最大、流传途经最广、传播速度最快的信息交流中心。
  时间是下午六点半,正是新闻制造和传播人员渐渐到岗的重要时刻。
  我在肉食部――这个新闻油量(?)最高的区域――旁边的绿色小桌子上,听到一个传奇故事。
  提纲挈领地说,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狐媚子,两员燕颔生,三人苦纠缠,四邻无宁日;徒具五步文才,空怀六艺国术,却困七难情关;争风吃醋惊扰起风雨八方,奇淫巧技恨不能箭落九日;十分
  故事的讲述人是一个大一的新生。
  大概由于第一次来食堂发布重大事件新闻,太过紧张兴奋,以至于语言的表述支离破碎,肢体动作的配合也很不得法,极大地影响了宣传效果,使故事显得冗长。然而,当主角名字出现的时候,这个故事还是获得了围闻(用法参考“围观”,乱用词好孩子不要学)的巨大反响:
  “你知道,那两个男的是谁吗?”
  讲述者眼睛暧昧地一闪,卖起了关子。
  我站了半天没买着肉,心下正烦闷,越过围闻人群,大吼了一声:“谁啊?”
  “一个是学生会会长――黑格尔;另外一个,是大二的学生代表,[吡――]系三班班长――马柯思。”
  一片哗然。
  围闻群众纷纷好奇女主角身份。
  讲述者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那女生叫罗素――和马柯思一个班的。”
  围闻群众纷纷要求详细解说女主角相貌品格学习成绩家世背景过往情史解析。
  讲述者无奈地表示资料收集不足。
  围闻群众纷纷抗议并七嘴八舌地进行数据分享:从罗素的头发开始,到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上的汗毛、嘴、下巴、脖子、衣服、裙子、鞋、姿态、动作、行为……就在话题准备移动到她抽的烟的品牌的时候,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呼:“哎呀,快别说了,她来了!”
  “啥?!”
  一惊,回头看:一条墨绿色棉布宽摆阔裙从门口飘进来了。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现在本不是罗素的进食时间,这种时候出现在这种地方,多半只有一个理由――找我。
  果然,罗素四下转转,锁定了我的方向,对我招了招手,一溜小跑,冲这边来了。人群像是遇到了摩西的海水一样,自动给她腾出一条道来――她却全然无视这种强烈的异常,自顾自地颠到我面前:“康康,你忘记带钥匙了,我门锁了――去抽烟了。”
  把钥匙扔给我,便又跑走了。
  人群“唰”地在我周围形成了一个半径五十厘米的圆形空白地带。
  我站在圆心上,品味着各种充满情绪的目光。
  ――嘛,不管怎么说,托着空白的福,我很快地,买到了肉。(殴)
  回到宿舍,我使出浑身解数,添油加醋地把这个故事说给罗素听。
  “哦,讲完了?我打游戏了。”
  罗素听得索然无味,反应平淡得长毛。
  “喂――你那是什么态度啊?你可是女主角啊!不要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行不行啊?”
  “女主角?”罗素哑然失笑,“得了吧,我就一布景级别,还是被意外卷入的。”
  “话不能这么说――他们俩可都是为了争当你的男朋友才搞出……”
  “康康啊,”罗素挑起了左边眉毛,“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他们俩是情圣种子,就这么冲冠一怒为红颜了吧?”
  “呃……那个……”
  “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了么,”罗素的脸上写满了“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马柯思他连我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喜欢我。”
  “可是他们俩……”
  “他们俩那是历史遗留问题了,”罗素的鼻孔扩张了一下,好象狂奔之后的骡子,让我忍不住想笑,“你以为呢――纯粹是一山不容二虎,就一个高年级一个低年级一个文一个理当年还掐了个满城风雨呢。现在那个什么出国交换的名额不是有限么?黑格尔去年和系主任去了国外回来就错过了申请期,今年眼看最后一次机会了,谁想马柯思也递了申请呢……”
  “那个交换生――你知道啊?”
  全校每年只有一个名额,去美国著名高校交换一年,学分可以百分百对接,不用滞留一年再毕业,实在是再好康也没有的事情。
  我自然也递了申请,尼采安格斯们也绝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只是……罗素一向……对这些漠不关心,怎么竟也……
  “我脑子是不怎么好使,”罗素耸耸肩,“却也没有到愚笨蠢呆傻的地步,不要用那种‘你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看着我啦,我也是吃着五谷杂粮的,该知道的事情总会有途径,你不想听也逼得你听进去不是?”――这话不假,在食堂半小时,通晓天下事。“就算不计这茬,他们俩一个想当会长,一个霸着会长的位置不放,也是个结――之外还有这个那个的,总之,我,”罗素的右手锤在左手心里,“绝对不是主要矛盾,我不过是那被抓出来掩人耳目的炮灰罢了。”
  “你就这么由自己炮灰着?”
  她轻笑:“造热闹,看热闹,大家热闹――与民同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何乐不为?”
  我……
  “黑马风波”(?)还在继续。
  罗素依旧坦然地享受着风暴中心的宁静――而我,不久也放弃了对此事的关注。
  不,并不是因为风波平息了。实际上,这风波还有许多波澜壮阔的后续,让它盘踞我校茶余饭后最佳谈资排行榜第一位长达三个月之久,直到今天仍为学弟学妹们津津乐道。
  让我从这悲壮的历史中抽身的原因只有一个:
  我恋爱了。

章节目录

长裙过踝半厘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鹿?D?多古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鹿?D?多古拉并收藏长裙过踝半厘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