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中,请多投票。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正文====
  第二天的早晨睁开眼,闻见空气里那种名叫“考前火药味”的气味更浓重了。
  这种味道在最近一个星期里,始终弥漫在校园里,直接导致空气质量直线下降,严重降低人民的生活质量。几乎所有的人的行为都多少受到了“考前火药味”的干扰,或兴奋过度夜不能寐,或紧张非常食不甘味。只有罗素等极少数人,由于嗅觉缺乏、神经粗大、反射弧过长等生理缺陷,因祸得福,幸免于难。
  然而今天,这味道升级到连罗素的行为都受其影响,开始反常了:她,居然破例,在去教学楼的路上,使用“复习资料”,代替了固有的“nds”。
  “我说,”她还是和往常一样,黏在我胳膊上,兴致勃勃地快速翻阅着那叠资料,“你现在看这个能记得进去?来得及吗?看了跟没看不都一样……”
  “这你就不懂了,”纵然现在这行为几乎等于大便憋到肛门口了才找厕所,罗素却还是保持了固有的冷静与翩翩风度,“所谓临阵磨枪,不利也光。”
  ――好吧,虽然dna组合方式有99%是相同的,人和人之间却到底还是会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来到教室,推开门,“考前火药味”扑面而来。
  这里,照例是被“考前火药”污染得最严重的地方:争分夺秒与资料抵死缠绵者有之;目光呆滞神态游离不知所措者有之;一路喝水一路抖腿还一路小声重复“我其实一点不紧张”自欺欺人者有之。
  而其中最热闹的,莫过于教室前端靠黑板的那个角落。尼采、马柯思和安格斯都集中在那边,外圈围了一层高高矮矮胖瘦不等的路人甲乙丙丁戊。
  我尽力把脑袋别到一边,妄图让他们忽略我的存在――未遂。包刚放下,就被马柯思同学召唤了过去。身为一个学习委员兼普通学生,我还是很尽责且有表率作用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不但课缺的不是那么太多,成绩也不是那么太坏,这样的优等生集体做作大会,难免要把我计算在内的。
  我拽了拽罗素,却想起她素与马柯思安格斯尼采都不睦,加上她现在正埋首于课本之间,厮杀于材料之中,一时半会大概挪不了窝,就放她在座位上看包,自己走过去了。
  “哎呀,班长,”我把自己的面部肌肉向上提起三十度,做“忧虑而不得不强颜欢笑”状,走过去,“怎么办啊,我都没怎么复习,书只看了一半,这下死定了。”不用看他们的表情,不用研究他们的嘴形,纵然我一点也不知道刚刚的话题,我依然明白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加入他们的谈话圈。
  果然,尼采和安格斯双双转过头来,同做“紧张而为了礼貌不得不勉强微笑”状:
  “你还看了一半呢,我只看了三分之一啊!”
  “哎呀,你们好歹是看了书――我连资料都还没看完好不好!”
  瞧这嘴脸假的,只看了三分之一的人至于在这里高谈阔论么?最起码也拿张资料不看也当个道具啊!――我看了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好吧,我也很假。
  说起来,大概是为了让对手放松警惕吧――这确乎是一个惯例了:在考试之前,就算相关内容已经熟悉到倒背如流正着背也如流多看一眼就要吐出来的地步,也还是要对外宣称“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过”,“最近都在玩现在死定了”,“这次不知能不能及格”之类,仿佛在考试之前把书看完了竟是一种屈辱。
  “哎呀,”马柯思皮笑肉不笑的技能显然和旁边那些“气轻”的家伙们不同,这种“华丽的假笑”看起来竟像真的一样,如果不是嘴角的角度有少许偏差,我几乎也要以为它是真的了,“康德你就算完全不看也没问题的啦!”
  嗯,这也是考前的常态之一,捧杀,通过“恭维”瓦解对手的防备心态的技能。――可惜的很,我也是优等生做惯了的,成绩上拿a未必敢打保票,考前装b却早已轻车熟路:“怎么可能――我有两次的作业都没有满分啊,这次的第一肯定是班长你了。”
  “哪里,尼采她可是……”班长迅速转移了战火。
  “哎呀那个书记他才……”尼采也马上扔开了烫手的山芋。
  “……”
  “……”
  这一席话说得,那是虚情共伪意一色,明刀与暗箭齐飞,加上夹杂其间的路人们的附和和马屁,真可谓满座衣冠皆谈笑,竟无一句是真心。(注一)
  考前五分钟,场子终于散了,我身心俱疲地走回罗素身边:最近时常与罗素这样一条肠子通到底的孩子呆在一起,“优等生技能”方面的磨练似乎有所不足。
  长久以来,我一直迷惑,这样的考前聚集到底有什么意义――参与其间的人,大多明白隐藏的规则,大概没有哪句话,说了不是等于白说的。
  直到今天,我到底发现了它的一点意义:首先,自己不想复习了,便不许别人利用这段时间抱个佛脚;其次,无论怎样,嘈杂到底是可以扰乱人心的。
  “你怎……看完了?”
  走近了才发现,罗素已经把资料们放在一边,开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画起人头来了。
  “嗯,都看过一次了。”罗素保持了一贯的从容,“基本上,大概。”
  “不用再看一次了?”
  我刚从一群“虽然一个月前就开始每天扎实准备,却依然在考前惶惶不可终日,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积极向外宣扬‘自己从不读书’”的人中脱离出来,转头就看到这个“考前十二个小时还不知道考的是哪科范围在哪里”的家伙在镇定地画卡通小人,其心灵落差真不是一句话所能形容的。
  “嗯,现在再看只会让记忆混乱而已。”
  她把小人的头发擦去一点,仔细地描绘高光的部分。
  “你……有把握会过?”
  “当然没有啊!――但是,今读亦挂,不再读亦挂,等挂,不读可乎?”(注二)
  d,够气魄,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
  “刚说‘临阵磨枪’的可是你。”
  “识时务者为俊杰――人要懂得因势利导,随机应变,与时俱进。――啊啦,对了~尿尿去~尿尿去~”她欢快地跑出去了。
  我站在原地,听到考试预备钟敲响的声音。
  大学的考试场景,在国境范围内,大抵都是一样:复习全面,全神贯注奋笔疾书;准备全面的,在监考松散的时候奋笔疾抄;设备全面,左顾右盼全身上下不断震动;放弃全面的……在考卷周围画卡通小人(揍)。
  如果监考再严格一点,就会出现百无聊赖的人,技术含量不足被抓住的人,以及歇斯底里哭泣的人――可今天的监考实在松散得可以,于是什么热闹都没见着,就这么匆匆结束了。
  出考场,照例聚在一起对答案,把所有视线里的人都当成马,狠狠地拍一圈屁股,退出来,找到罗素:她已经拿出nds玩上了,全然不见考试缠绵之后应有的紧张余韵。
  “考得不错?”――如果是马柯思或尼采或安格斯露出这样的神情,我大概就可以确定这一次班级第一名的归属了。
  “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成绩取决于阅卷。”
  ……好吧,面前的人,毕竟……是罗素。
  注一:句型见“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滕王阁序》,初唐,王勃),及“满座衣冠犹胜雪,更无一人是知音”(仙四,夙瑶的台词)
  注一:句型见“今亡亦死,举大义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涉世家》,西汉,司马迁)

章节目录

长裙过踝半厘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鹿?D?多古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鹿?D?多古拉并收藏长裙过踝半厘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