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罗素同学当然没有能在坑底露营。
  在她腆着脸叫了五十多声“小康康最好了”之后,我终于拉不下脸,把她拽了上来。
  “还好你来了。”爬上来之后,罗素拍了拍裙子,把围巾从身上拿下来,重新绕到脖子上――刚刚在底下,她把围巾当成被子一样捆在身上,视觉效果完全不像一个人类而像一个蚕茧,直接导致了我的判断失误。
  “什么叫还好?!”我还在斯巴达状态,徘徊在兽化的边缘,“于是你从下课走回来就掉下去然后就在底下气定神闲地打游戏直到现在吗?!”
  “嗯。”
  “嗯你妈个头啊!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自救吗?!打个电话给我啊!要不然打给……”
  “……没带手机。”
  “……那你也要大叫啊!下午的话来往的人不少吧叫一下就……”
  “不要。”
  “唉?”
  “就算大叫,围过来的也只会是一堆来看热闹的。”她鼓着嘴,别过脸去。
  “……那我不来你怎么办?”
  “有nds啊。”
  “nds个头啊你以为任天堂能带你上天堂吗醒醒吧孩子在里面睡一晚你得冻死……说起来你在里面呆了多久啊?nds都没电闪红灯了……”
  “几个小时吧……嘛,总之,我讨厌被人这样还要被人围观。”
  “我不是人哦?”
  “你只有一个嘛。”
  “p;*$……你脚怎么回事。”
  “嗯?扭到――要不然这么点坑我早自己爬上来了。”
  “扭到你早说啊!”
  “没什么事啦其实……啊!”
  ――随着那声“啊”,她又跌另外一个坑里了。(扶额)
  (3)很久以前,我曾经是个正常人,真的。
  每当我为我自己的忍耐力、适应力、想象力、危机应变能力又、、再一次地上了新台阶而欢呼雀跃的时候,罗素总能制造出超越我忍耐、适应、相象和危机应变能力的新状况来挑战我那脆弱的柔嫩的小神经。
  而且这样的挑战向来不挑时间地点人物,也没有起因经过,往往等我需要面对的时候就只有赤裸裸的直白的悲怆的结果了。
  我到现在居然还能身处精神病院之外,实在算是祖上积德福荫子孙。
  记得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和罗素像往常一样走回宿舍――这个“像往常一样”的意思,就是说罗素“像往常一样”打着nds,并且“像往常一样”地挂在我手上把一只胳膊的重量交待给我。
  走到一半,我忽然发现我的鞋带开了,就蹲下去绑鞋带。
  不过十五秒钟,可能还要再短点,再抬起头,罗素已经挽着另外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昂首阔步向前进了。
  我整个口胡在当场,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直到屁股被人踢了才想起要站起来。
  这算是什么状况?
  那个男人……完全没有要推开的样子……认识的?是她谁?
  朋友?男朋友?情人?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该追上去问吗?
  可是如果是男朋友或者情人的话,这种情况下去打扰不是不好吗?
  那我该怎么办啊?
  跟着吗?
  这种情况下跟着也不太好吧?
  ――不管好不好好像我现在已经在跟了……
  可是不对啊――我就蹲下去那么十几秒钟,就马上凑上一个替补的而且还是亲密关系的家伙这也太扯了吧难不成真的是罗素她……
  “你这个贱女人――”
  就在我的脑袋还像一锅沸腾的水一样咕噜咕噜翻滚的冒着泡泡的时候,一声晴天霹雳砸烂了我的锅底――只见罗素的面前的出现了一个高而瘦的女性,双脚叉开,双手握腰,犹如鲁迅《故乡》里豆腐西施或者说圆规那样站着,纤腰一握――体内共鸣箱并不很大――音量到异乎寻常的旷阔。
  这么一声,周围的人全都转过头来,自动退开去,以罗素、男人和女人的站位为中心,围成一个圆,放下手中的事,开始享受着难得一见的宝贵现场。
  “你blablabla……”
  那女人指着罗素骂起来,其言辞极度不堪入耳,描绘不能,请自行想象带入。
  骂了一会,罗素大概终于意识到处在台风中心的是自己,抬起头,非常茫然地看了女人一眼:“你谁啊?”
  周围看客因为这一招出神入化的针锋相对喝起彩来,骂人的女人一时也愣了――随即,在周边的起哄声中恼羞成怒,竖起食指指着罗素的脸:“你tm还要不要脸啊,青天白日的……”
  我必须庆幸我身出一个语言程度比较高、实践性能比较低的南方城市。看那女人的架势,如果是在东北,早拿个片儿刀削过去了。
  罗素又木讷了一会,大概终于反应过来问题出在她的胳膊上。于是她扭头一看――吓得乍毛,“噌”地跳开三步远,大眼睛眨巴了两下,伸手调了调隐性眼镜,又眨巴了两下,困惑地拧着眉:
  “你――又是谁啊?”
  我真傻,真的。
  我单知道走道的时候,罗素没有人领着,会掉到坑里去。
  我不知道她……她……她……她会随便找个不认识的人就绕上去了!(捂脸)(注一)
  虚弱的脸皮和羞涩的心灵,在那一刻拉响了警报――“快走快走快走!”的声音在我体内盘旋回响。
  可罗素在人群中,茫然四顾,焦急又无助的puppy_eyes,又把我钉在了原地。
  结果的结果,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最终,硬着头皮,把自己送到麻烦的漩涡中心去了……
  还好,不管那位女性如何彪炳,在我咬牙自我牺牲,和罗素摆出“百合”的姿态的时候,也终于败退了。――我于是抓起罗素的前爪,转身逃窜。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罗素一脸委屈,十分委屈,特别委屈,非常极为格外委屈,且莫名其妙,且浑然不觉,且惊惧无措,“为什么我走着走着,你就变成了一个男的啊?”
  她扭头,很不放心地看了看我。
  低下头去戳两下nds触屏,又抬头看看我:“等等,我刚刚……不对,你是不是被外星人绑架了一下?还是被附身了?你是地球人吗?”她的眼神盯着我的眼神是焦虑的,提防得非常直率。
  我额角的青筋“唰唰唰”地往外跳:想我一个贪生怕死喜静恶闹的普通人顶着强大的舆论压力穿越恐惧线伪装成les拯你于水火,到头来居然被当成异生物入侵有没有搞错啊!
  “你以为呢?我就蹲下去系了个鞋带,你就跑人家手臂上了,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大怒,几乎咆哮。
  她被我的音量吓得瑟缩了一下,继而恍然大悟:“啊!你去系鞋带了?”
  “嗯。”
  “那是我自己……”
  “不然你以为是谁?我说你也……”
  我话没说完,这娃“嗖――”地一下跑不见了――等我回头找到她,她正站在刚刚那个女生面前,一个劲的鞠躬,看口形是在说:“对不起。”
  我满头黑线。
  这事已经了(liao)了,怎么又……这会人估计还在气头上呢,这不找骂么!
  果然,对方大概是看着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卯起来骂了二十多分钟才勉强进入尾声,其间喝水两次,看手表一次;我上前妄图劝说一次,被罗素阻止――罗素一直保持端正的三十度弯腰,连头也没抬一下。
  临了,我走上去,掏出纸巾给她擦擦:“你闲抽了啊?自己跑过来……”
  “这个事是我错了,”她见对方走了,似乎大大地松了口气,终于把背直起来,捶了捶腰,“做错事情要承认,挨抽被念要立正。”
  “p;……”
  注一:鲁迅先生我又一次对不起您了tat……发现这个句型我用得好频繁……(蹲)

章节目录

长裙过踝半厘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鹿?D?多古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鹿?D?多古拉并收藏长裙过踝半厘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