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开学的第一天。
  我上完上午的课,去觅食。
  食堂里――正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的绝大多数大学里的绝大多数食堂一样――挤满了人、人、人、人、人。到处是人头人脚,人屁股人腿,除了人啥也见不着。
  “哇哦。”我听到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果然,是罗素。
  她今天穿的是几乎拖地的小摆绢裙,靠近腰的地方是艳丽的鲜粉红,往下越来越淡,脚边几乎粉白,上面还缀着绣花和珠片――大太阳底下,闪得晃眼,也看不清是什么图案的。
  让人惊悚的是,在这么一条粉嫩粉嫩的裙子上,她居然穿这荧光绿色的吊带背心……红配绿!红配绿啊!我自小就受到“红配绿赛狗屁”的教导,当年军训的时候,穿着军装扎红领巾都让我狠狠脸红了一上午。
  而这个人,居然就这么坦然地粉裙绿衫,直在人头涌动的食堂门口……而且居然,还蛮协调,不错看。
  “哎呀呀……啧啧!”只见她踮起脚尖,探头看了看“主食”柜台,又转头望了望“副食”柜台――当然,站在这个距离,除了黑压压的蠕动的人头之外,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这时候,有一双白色的长腿停在了罗素旁边――隔着罗素,我看不见她的脸:“哟,这不是罗素吗?你也考进来了?”
  话语里三分讥诮,无分揶揄,十分与人难堪。
  罗素却仿佛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对这人头攒动的食堂叹了一声:“这架势,知道的是卖饭吃,不知道的还当卖人吃呢。”
  扔下这么一句,裙角一飞,竟自扬长而去了。
  “喂?罗素?”
  我们是新校区,又刚开学,只这么一个建好的食堂。校园周围的小店也尚且未形成体系,稀稀落落的,而且多半一看门面就让人望而却步。
  ――她就这么不吃饭了?
  不久之后我便发现,吃饭这种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生存之必须”的事情,对于罗素来说是“生命的奢侈”。一天一餐在她来说才是常态,乃至两天一餐也并不稀奇。
  缺饭的理由千奇百怪,从“我要减肥”到“要存钱买blabla”到“让我把这页画完先”到“胃同学说他今天不想开工”不一而足――当然,最常见的还是“人家懒得走到食堂的说”和“食堂好挤啊不想去拼杀的说”,所以,“要我劳动我宁可不吃饭”这句话(注一),在她身上竟算不上是一个发狠的决心,而是一个现象的概述。
  当然,那个时候我是不知道的。
  于是我站在食堂的门口左右为难:是要体现舍友之谊,冲上去问她要不要帮忙带饭呢;还是就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看她饿着?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那条粉色的裙子已经飘远了,那双玉白色的长腿横过来,支在了我面前:“打扰,你是和罗素住一个房间的康德同学吗?”
  我抬头:绝色!
  正是报道那天,我在教室里见到的众多水准线以上的脸中,最出色的那一张。
  肤如凝脂,眉若描黛,唇比娇花,目似点漆,风姿卓绝,顾盼生辉。眉宇间挡不住一股风流,恰是那种,生于商能造出炮烙虿盆,生在周能把天下诸侯忽悠一趟,生在春秋能将吴国从地图上抹掉,生在三国能使董卓变成天灯,生在唐笑一笑君王便从此不早朝的,“绝代”红颜。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一幅稀有的好皮囊出现在面前,虽不知道里面包藏着怎样的腑脏,早已先平添了三四分好感。
  “那个……你和罗素一个屋的?”
  她见我不答,又问了一次。
  哎呀不好,光顾着看人家的脸,疏忽礼仪唐突美人了――我连忙咳了一声,做思考状:“你说刚刚那个穿长裙的?――她叫罗素啊。”
  “嗯,”美人微笑着点点头,“就是她。她和你一个寝?”
  那笑容如春日杨柳风,吹面不寒,却让人的心像春天湖面的薄冰一样不知不觉地融化了,我的脑袋晕乎乎地,只剩下最后一丝理智,用于点头。
  “哎……”美人微微叹了口气,“那真可怜。”
  我惊叹于那一笑一颦之间流转的神韵,思维回路停滞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可怜?为……为什么?”
  “嗯?”美人眉梢一挑,“你不知道?”
  迷茫摇头。
  “嗯……那个,我叫尼采,和她一个中学上来的,”美人抬手向周围指了指,“我们都是。”
  我顺着她的手指,四下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已经聚拢了四五个女生――中间两三个也颇有姿容,然而我的眼睛只粘在美人身上,竟完全没有发现她们的存在。
  这么大一坨人阻塞在“中午开饭时间”人流量巨大的食堂门口,给交通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看着前前后后面带怨气脸红脖子粗的人群,我脸上一热,连忙悄悄向角落里移动,一面招呼尼采为首的那群人:“哦,这样,那个……这边说吧!”
  为了体现“小道消息”的私密性,并方便声波传播,尼采为首的那群人向我的方向移动了寸许――然而,这些许不过杯水车薪,根本不足以改善食堂门口那惨烈的交通崩溃的现状――而且,由于尼采的站立姿势改变,更加突出地向公众展示了她完美的线条,导致不断有雄性生物经过时发生摩擦和碰撞等规模不等的交通事故……
  “你不知道,罗素在上中学的时候……”
  尼采那戏剧性的嗓音,把我从两个雄性面对面相撞几乎互相亲吻的可笑场面中拽了回来――室友的好坏,决定了我下面一年的居住环境,我自不能从容地置身事外――更何况尼采的那语句是那么夸张幽默,充满了表现力和感染力,我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了过去。
  于是我站在食堂门口,在来来往往的人们各种复杂目光的笼罩下,聆听了一次丰富多彩“罗素小姐奇人异事报告会”:
  她抽烟。
  她喝酒。
  她徒手抓老鼠,也不怕蟑螂。
  她上课看漫画。
  她顶撞老师。
  她翻墙逃课打游戏。
  她当面对人说“我很讨厌你,请不要和我说话。”――理由是“你的姓我不喜欢”。
  她同时和四五个男人保持着友达以上的亲密。
  她的数学不及格――而且不是一次不及格,是次次不及格,“100分的考卷能考到30分就算很好了哈哈哈”――这是尼采的原话。
  说这话的时候,那张近乎于完美的脸上,绽放了一个布满整张脸每一个角落,仿佛发自内心般,愉悦而甜美的笑容。
  尼采摇晃着屁股,带着跟班们离开了。
  路面恢复了通畅。
  我留在原地,面对着汹涌依旧的人潮,咀嚼着这席胆固醇和信息含量双重超标,或许不利于健康的对话。
  注一:藤崎龙《封神演义》中的太公望精神。

章节目录

长裙过踝半厘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马鹿?D?多古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鹿?D?多古拉并收藏长裙过踝半厘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