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柔、穆惠要学,钟灵要班,然而穆武却不想走了,要在当地玩几天,觍着脸说道“听说附近有不少景点,空草原、白石山、十渡、狼牙山、易水湖,都不错,我要看看去。尤其是五台山,难得来一次,一定要朝拜。”
  我呸!啥时候变成了艺青年,喜欢一个人的旅游了?傻子都能看出来,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梁惠凯气坏了,真想暴揍他一顿。可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瞄了秦楠楠一眼,见她面无表情,不知道心里想什么,更加沮丧。爱干嘛干嘛去吧,眼不见为净,我去北京躲着!万般无奈的说道“既然你不回去,那我把穆柔、穆惠送回去。”穆武装模作样的说“别乐不思蜀,抓紧回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钟灵的心豁然敞亮起来。只要穆武和秦楠楠能擦出火花,不论最后结果怎样,少了一个潜在的威胁,去掉一块心病。往回走的路也开心了,话多了起来,问穆惠“穆武多少钱把墨玉买下来的?”穆惠说“一对儿葩!卖家嫌两千万太多,要降价,买家说一千万太少,想涨价,最后我给折了一下,一千五。”
  钟灵哈哈一乐“都是讲究人!”梁惠凯却讲究不起来,引狼入室啊!虽然穆武和秦楠楠八字还没一撇,但是谁追秦楠楠都好,不能是穆武,毕竟是哥俩,以后见面多尴尬?然而,以秦楠楠的性格做出什么举动都不稀,说不定生气了故意这么做呢!
  到了北京,钟灵去班,梁惠凯谁也不想见,到四合院去练功。可练来练去总觉得没什么进展,不像一开始接触内功的那段时间突飞猛进,好像自己的功夫到了一个瓶颈,也或者是心不静导致的?既然如此,顺其自然吧,买了几斤水果去了穆雷家,打算潜心学几天古玩鉴别。
  穆雷一通冷嘲热讽“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的,能学好吗?不用照顾我的面子,不值钱。”梁惠凯尴尬一笑说“不是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吗?先培养爱好,等喜欢了,不用扬鞭自奋蹄。”
  穆雷说“我还得求着你学,这是什么世道!”梁惠凯厚着脸皮说“这不是没工夫嘛!以后只要没大事,每个星期天我都回来,到时候您别烦我好。”
  穆雷一乐“不过,你说的有一点儿道理,人类的收藏是从有了审美的需求开始的,也可以称之为你说的爱好吧,正是这种审美的需求,才有了人类‘收藏’行为的。这种现象几乎出现在任何一个史前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玛雅明也都有大量类的装饰物出土;我们的祖先山顶洞人,他们会精心制作由兽类牙齿组成的颈部装饰品;古希腊战争不断,无论贵贱他们似乎将全部的精力都集在了收藏战利品,而这些战利品好像给他们一种嗜血的快感。
  所以说,收藏自古有之,咱不扯远了。说起收藏离不开瓷器,cha是瓷器的意思,老外都称我们为瓷器之国,可想而知瓷器在古董的分量……”
  华民族下五千年,有三千年的瓷器史,丰富多彩,浩瀚如烟,单单是那些名词、术语够梁惠凯学的,什么叫折枝莲花、金卷枝纹、蕉叶纹、海水江崖纹,什么叫轮、螺、伞、盖、花、冠、鱼、肠八宝吉祥纹,什么叫斗彩、青花、釉里红等等,这刚是九牛一毛,都说来还不把梁惠凯吓死?
  穆雷便沿着历史的脉络,从商代的陶器到东汉出现真正的瓷器——青瓷、黑瓷、白瓷讲起,正应了深入浅出的规律。学古玩最重要的实践,只看书本的拓片,根本看不出东西的具体成色、品质、年头、特征。穆雷是大师,这里又有宝贝,学起来事半功倍,几天下来梁惠凯也渐渐的入了门。
  沉迷在瓷器的世界里,梁惠凯连做梦都是瓷器,忽然意识到这几天没再想起秦楠楠的事来,这是所谓的“玩物丧志”?缘从爱起,爱逐缘生,缘爱相缠,永无了澈,该面对还得面对,回去吧!
  回到县城,梁惠凯先到小平房给王冬冬做了顿午饭,安抚了小女人,然后才给穆武打电话“在哪儿?我回来了。”穆武说“你还知道回来?我感受不到一点儿的兄弟情谊。”梁惠凯说“你还反咬一口了?别废话,不然别怪我不懂礼数。”穆武说“陪我去空草原骑马去。”
  一听这话梁惠凯顿时心花怒放,看来穆武的革命并没有成功!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梁惠凯还没有开过奔驰大g,看着那威风凛凛的样子不禁手痒,主动做起了司机。坐去顿时有种舍我其谁的感觉,仿佛别人的车都变成了甲壳虫。
  看着梁惠凯兴奋的样子,穆武问“喜欢?”梁惠凯说“真不错,这才是真正的越野,硬汉!”穆武说“喜欢了送你,我把你的开走。”梁惠凯说“那不行,我的车给多少钱都不换。”穆武嘲笑道“憋帚自珍!我的车能买你的两辆好不?”
  梁惠凯哈哈一乐,你这傻小子哪懂?岔开话题问道“说说,这几天去哪儿玩了?”穆武说“这几天总下雨,你不知道?”梁惠凯说“真不知道,北京没下雨。”
  说话间进到了山里,路两旁是茫茫的林海,天高云淡、碧空如洗。沿着盘山公路蜿蜒向,山路九曲十八弯,如龙若蛇在穿行。翻过几道山梁,海拔越来越高,一个拐弯后半山腰茫茫云海,围绕着山峦游动,像画家泼墨,使原来的山变成景。峰异景遮的无影无踪,一座座青山只露出一个个山尖,如小岛在波涛滚滚的大海里若隐若现,做成了一幅幅丹青底下湖泊一样的云海。大风吹过,雾气飘散,每一个弯道每一次前行,都是独特的风景,让人目不暇接。
  一路,穆武不说他和秦楠楠的事,梁惠凯也憋着不问,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渐渐的草甸多了起来,一座座青山换了重金属的秋衣。大风车挥舞着巨大的长臂欢迎着他们,这到了空草原。
  此时的草原,草叶黄,纷纷伏在地皮沉睡,蓝天白云下,处处金黄。游客稀少,偶尔有几匹马、几头牦牛在悠闲的吃草,眼前自然天成了一副绝美的油画,分外妖娆。
  骑马,穆武挥吆喝一声,绝尘而去。梁惠凯只能说会骑,不一会儿被穆武甩的远远的。既然跟不,那慢慢骑吧,梁惠凯心里高兴,放声唱道“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钢枪紧握战刀亮闪闪。祖国的山山水水连着我的心,决不容豺狼来侵犯……”
  梁惠凯一阵嚎叫,自我感觉颇为良好,最起码不跑调了!而穆武直到把马跑累了,才在一快大石头前停了下来。梁惠凯策马扬鞭跑过去,两人爬到石头,坐了下来。
  夕阳西下,远处山峦披晚霞的彩衣,天边的云朵也变得火一般鲜红。穆武黯然说道“你说我怎么摸不透秦楠楠的心,她总是对我若即若离呢?”梁惠凯说“观念不一样,她肯定接受不了你三妻四妾的伟大理想。”穆武说“我也没有说这些呀?”
  梁惠凯更开心了,劝道“你们刚认识几天?你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穆武说“不,我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不像林潇潇那样纯粹是觉得漂亮,看到秦楠楠的第一眼我心动了,英气逼人,绝世独立。我一定要把她追到手,你给我出出主意。”
  俗话说好女怕缠郎。梁惠凯不禁有点发毛,说道“你不了解她家的人,人品很一般,满肚子坏水。我没给你说过,过去我和她家斗的厉害,和他爸、他哥势同水火。包括这个秦楠楠,用台湾电影里的话讲,纯粹是个小太妹!后来是因为我帮着她哥戒毒,关系才缓和起来。你说,这样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值得你费心思吗?”
  穆武说“错了!什么叫好人?什么叫坏人?古往今来,那个皇帝是好人?那个手不是沾满了鲜血?但是人家能名垂千古!咱们不说皇帝,说说诸葛亮、司马懿。诸葛亮作为历史为数不多的顶级谋士,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司马懿也不逞多让,两人的实力不相下吧?
  然而,诸葛亮的后人在蜀汉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相较来看,司马懿的后人可以说是个个人龙凤,特别是司马师和司马昭,先后接替司马懿成为魏国的权臣。除了司马师和司马昭之外,司马亮、司马俊和司马伦等人也是出类拔萃的。你说为什么?”梁惠凯哪研究过这些?涩涩一笑说“你说为什么?”
  穆武说“诸葛亮可谓高风亮节,为人师表,他写的《诫子书》更是被后人奉为经典,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慆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然而司马懿正好相反,是一个善于伪装,又心狠手辣的人,而且他还极端厌恶他的正妻,为此和儿子们闹得很不愉快。他教育的孩子和他一样,个个都具有超强的忍耐力,也熟知为人处事的应变之道,这为司马家日后乃至统一全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梁惠凯说“你的意思是说,好人都干不了大事呗?”穆武说“差不多吧!在我看来,古代儒家所讲的那一套‘温良恭俭让’是虚假的,而真正的统治阶级实际尊奉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权谋机巧和丛林法则。不光是国的历史,美国最伟大的两任总统华盛顿、林肯,都剥过印第安人的人皮,何其残忍?”
  梁惠凯有点蒙,从小父母教育他做人要实诚,为人与善,在他的观念里,如果有一个好的家风,教育出来的孩子一定是很优秀的。如果家风不好,教育出来的孩子品质肯定会很恶劣。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来,说道“你的意思是,凡是成大事者,都是心狠手辣之徒?”
  穆武说“虽说不全是,也差不多。咱们说说女王武则天,既和老公睡,又和儿子睡,但是最后却成为了一代女皇,受后人敬仰。在咱们的概念里,乱伦虽然爽,但却是在挑战道德底线,被知道了会被世人给戳脊梁骨的,对不?武则天告诉我们,干了很小的坏事会被人惩罚,而将坏事干到大得让人没法说,则可能是受人敬畏,没人敢多言。你说有好坏之分吗?”
  梁惠凯脑子转过弯来了,说道“关键是咱们永远也做不到人家为所欲为的地步,还是做个平平常常的老百姓算了。所以说,找对象要找一个温柔贤惠如你嫂子那样的女人。”穆武说“不,我是个有理想的人,等我有了足够的资本,会干一番大事业。”
  梁惠凯愤愤的说道“你是再优秀,人家也接受不了你总拥右抱的思想,死了这条心吧。”穆武信心十足的说道“这世界是强权的世界,男人的世界,只要你足够强大,女人都会臣服的。”梁惠凯问“那你为什么不和玛雅结婚?”
  穆武尴尬一笑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母老虎,我怎么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梁惠凯鄙视道“说了半天是吹牛,满嘴大话!秦楠楠可玛雅狠多了,玛雅你都降服不了,秦楠楠你别想了。”穆武说“瞎说的吧?我看她静大气,很讲道理的。”
  梁惠凯冷笑道“她静大气?别逗了!学时秦楠楠是孩子王,打坏过同学的眼睛。前几天,一言不合和别人撞车,把一个大老爷们吓得不敢说话。她要是你媳妇,你敢找别的女人,非得把你宰了不可!”

章节目录

男人的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东郭老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郭老农并收藏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