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昊打坐许久,呼出一口浊气,睁开眼,战力恢复,起身向前走去。
  宽阔又好似没有尽头的通道,以及两侧百丈高的雕像,把形单影只的苏昊衬托的有些渺小。
  苏昊屏气凝神感知周围。
  没有声音。
  没有其它生命。
  寂静,死气沉沉。
  苏昊不敢掉以轻心,谨慎前行,用了至少一个钟头,才走过长长通道,来到一座形似玛雅金字塔的宏伟建筑前。
  这建筑远玛雅金字塔大太多太多。
  通道,雕像,这座建筑,以及守着入口的尸魔,无不体现一个字……大!
  巨人的遗迹?
  苏昊冒出这念头,旋即笑了,笑自己脑洞也挺大,仰脸审视面前这巨大建筑,建筑有九层。
  每一层高约三四十丈,每一层都有浮雕,呈现出的人物、异兽、楼宇亭台,构成恢弘的画卷。
  苏昊仔细欣赏每一层的画卷。
  “九层画卷……”
  苏昊呢喃,想到传说地狱有十八层,层层不同,而这九层画卷又象征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
  前方,一级级石阶通往建筑最顶端,苏昊不再瞎琢磨,跃石阶,为防意外,没直接御空飞到顶端。
  落在石阶的苏昊,确定并无任何异常,继续向,顺利来到古老建筑顶端,一个巨大坟丘出现苏昊面前。
  由于建筑太高,苏昊在下面时,无法看到坟丘。
  坟丘前立着一块碑。
  碑刻着三个大字,令苏昊心惊不已。
  天帝冢。
  “天帝……”
  苏昊失声呢喃。
  神域的传说只有神皇。
  苏昊从未听谁提及天帝,先前他猜测天冢可能是某位天尊的墓,毕竟天尊是真实存在于神域。
  老龙,女魔头,都是天尊级强者。
  如今又冒出一位天帝,苏昊有点懵,心想多半是神皇之前的某个大时代,有盖代强者称帝。
  华国古时期存在三皇五帝。
  神域冒出神皇、天帝,有何不可。
  苏昊想罢,走近坟丘,脑子嗡的一声,神魂好像进入另一个时空,贴切的形容,好似飞升天界。
  云海之,飘着金光闪闪的楼阁殿宇,远方的山峦、峰,也浮于虚空,成群的天马奔腾,真龙遨游。
  凤凰从浮于虚空的山飞出。
  更为幻的是,凤凰飞出那座山有壮丽瀑布,飞流直下,形成一条河,这河竟在云海流淌。
  河边,女子、孩子嬉戏。
  真是天界?
  苏昊心惊不已,不知是置身梦境,还是神魂所见真实存在,正当他飘向河边,想问一老者,这是什么地方,景物突变。
  无数殿宇矗立云海。
  他所面对的宫殿极为宏伟,建于高高的基台,要走基台,得走过千余级阶梯,阶梯两侧一根根蟠龙立柱,居然盘绕着真龙。
  成群结队的金甲卫士和宫装丽人从他面前走过。
  真正的天宫?
  苏昊愈发心惊,之后他看到众仙降临,成群登基台,来到最宏伟的大殿前,恭敬行礼。
  自始至终,没有谁瞧苏昊哪怕半眼。
  玄而又玄的景象,勾起苏昊的好心,无论这一切是不是幻觉,他都要一探究竟,便向前迈步,来到阶梯前。
  他按捺心激动之情,小心翼翼走过一级一级阶梯,站在基台,直面大殿,且看到大殿内的景象。
  高高的御座,居然坐着个女子。
  接受众仙虔诚朝拜的女子抬眼瞧苏昊。
  嗡!
  苏昊神魂颤栗,景物再变,他神魂回归灵台,睁眼看到坟丘,不禁苦笑,刚才看到的天界天宫,是幻觉是梦境亦是真实存在,他难下定论。
  “天帝冢……”
  苏昊凝视坟丘。
  这巨大坟丘里是否有古强者的遗体或遗物,苏昊不确定,但不知为什么,敬意油然而生,屈膝跪拜。
  跪天,跪地,跪父母。
  苏昊一直以来的原则,反感轻易下跪的人,尤其男人。
  可这次,苏昊破例了。
  在苏昊虔诚叩拜之际,又有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巨大坟丘迸发出七彩光华,逐渐凝聚成一个淡淡的身影。
  苏昊诧异抬头,凝望坟丘之的淡淡身影。
  “你能来此,且虔诚叩拜,你我便有师徒之缘,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弟子。”淡淡身影传出话音。
  “你是……”
  苏昊惊诧。
  “徒儿,为师本是天帝,至高无的存在,却遭毒妇所害,失去帝位,失去一切,还被那毒妇打下九重天,沦落此间,即便这样,毒妇仍不放心,为保万族免受其害,为师自行兵解,让其安心,仅剩这一缕执念寄托于坟丘之内。”
  “这……我……”
  事发突然,苏昊不知该说什么。
  “可那毒妇生性多疑,为防为师留后手,每隔百万年派心腹来此,想毁灭一切,彻底将为师抹去,以求心安。”
  “呃?”
  “徒儿,你要代为师担负起护佑万族的责任。”
  “我……我能说句话吗?”
  苏昊终于有机会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哭笑不得。
  “说吧。”
  “什么是九重天?”
  苏昊问坟丘之的身影。
  “星海之外,便是九重天,仙的居所,这也意味着仙分九级,不同等级的仙,在不同的天。”
  坟丘时隐时现的朦胧身影为苏昊解惑。
  “你说的毒妇是谁?”
  苏昊继续问。
  “天后,也许她早已是女帝了。”
  朦胧身影说话间流露伤感。
  “女帝……”
  苏昊心尖微颤。
  “看来,我让你看到了一些画面。”
  影子此言意味深长。
  苏昊点头,继而想到神域每百万年遭劫,生灵涂炭,强者陨落,皱眉问“神域每百万年遭劫,与你所说的毒妇有关?”
  “是与她有关。”
  “为什么是每隔百万年,不是一年十年百年?”
  “很久很久以前,这片星海出了一位强者,差点杀九重天,开创天庭的元始大帝镇杀这位强者后,将两界隔绝,每百万年,才有打通两界的机会。”
  “原来如此……”
  苏昊若有所思点头,老龙无法揭开的谜底,而今他似乎得到确切的答案。

章节目录

最狂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巅峰的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的神并收藏最狂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