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氏畏柳家如虎狼,程卿赶紧止住话头不再提起。
  变不出未婚妻,程卿只得再扛扛。
  好男儿未立业不成家,孟怀谨都能扛住,她为何不能?
  程卿准备摆出专心干事业的态度,传胪大典时皇帝点名要她写的折子,程卿几经修改,勉强定了初稿
  孟怀谨建议她在上奏折前先给程六老爷看看:
  “程尚书与陛下君臣相得多年,他定能提点你,当然他的意见你不能全听,但程尚书考虑的会更全面。”
  工部管的就是屯田、水利、工程、交通运输和各种官办作坊。
  程卿殿试策问所涉及的,还真有程六老爷管辖的领域。
  她拿初稿去找程六老爷,人家也没说不帮忙,程六老爷帮大忙了,直接把程卿领去工部。
  工部下设营缮、虞衡、都水、屯田四个清水司,每个司有不同的职能。
  程卿初稿,程六老爷说立意是对的,至于详细数据……呵呵,打回重写吧!
  “不要急,这是你入仕后第一封奏折,翰林院的差事清闲,你把这份奏折慢慢写,要查什么尽管来工部。”
  要不咋说朝里有人好办事呢,这样的便利可不是谁都有的,翰林院其他人想来查工部存档的资料,得看工部的人愿不愿意配合。
  不管是孟怀谨还是程六老爷,都让程卿放慢脚步,既已六元及第,何必要急功近利?
  慢工出细活,朝野上下不知有多少人盯着程卿的这份奏折,程六老爷希望程卿尽善尽美。
  程卿是有苦说不出。
  想想孟怀谨如今都还在翰林院‘历练’,当着储备干部,自己顶着‘六元及第’的光环容易受重用,那也得在翰林院呆一段时日。
  唉,节流不如开源,守着剩下的寿命着急升迁不行,还得找那怪老头解毒。
  别说活到七老八十了,就是再给程卿十年、二十年寿命,她都能过得非常从容。
  奏折不着急交,程六老爷就说起了别的事:“程珪的婚事定了,你那边可有什么打算?想找你当女婿的人家可不少,你自己要考虑好得失!”
  等等,程珪的亲事这么快就定了?
  “六叔爷,不知程珪堂兄与哪家闺秀定亲了?”
  程六老爷面露不赞同:“你若与二房走动频繁些,自然会第一时间接到消息!”
  程卿笑笑,并不接话。
  让她去给朱氏当孝顺孙子是不可能的。
  既然亲爹程知远当年以非常激烈解决的手段分了家,就是给程卿搬开了一座大山!
  她为何要让朱氏以长辈身份重新压在自己头上。双方有了来往,朱氏就得陇望蜀,拿出“孝道”大旗出来,程卿能扛住,柳氏和三个姐姐肯定扛不住。
  不如不来往。
  有人若是指责她,程卿自有应对方法。
  程卿早知二房的人到了京城,还听说朱氏来京城的第一天就病危请了大夫,但程卿就是很能稳,知道也假装不知道,反正二房也没通知她—死了就守孝呗,该担心的是程知绪,三品大员的丁忧比程卿这个从六品损失大!
  程六老爷看程卿表情就知道她想法。
  不和二房窝里斗已是程卿能做到的极限,叫她和二房亲近,那是虚心听取意见,绝不采纳!
  程六老爷也懒得多费口水劝说,程卿的六元及第让程六老爷对她特别包容:
  “是高家小姐,高首辅的孙女。”
  程六老爷揭晓了谜底。
  程卿并不是特别惊讶。
  难怪,在传胪大典后的恩荣宴上,程知绪带着程珪,一直在高首辅面前打转。
  崔彦当时就嫉妒程珪有个好爹—胖子的判断是对的,程珪的好爹不仅能带着他更顺利入仕,还给程珪找了非常厉害的岳家,程珪竟做了高首辅的孙女婿!
  “那得恭喜程珪堂兄了,得此贤妻,今后更是如虎添翼!”
  程珪能被高首辅看上,程卿没啥嫉妒的。
  这固然是程珪自己在殿试中发挥得不错,更大的原因还是程知绪这个三品吏部侍郎,有了和高首辅家联姻的资格呀!
  程卿不羡慕程珪有好爹,她要不是性别不对,以“六元及第”的身份去求娶高家小姐,高首辅肯定会同意亲事嘛。
  程珪靠爹才能办到的事,程卿自己就能办到,实在没有嫉妒的必要。
  限制程卿与太阳肩并肩的,自然她的性别…唉,这道题是无解的嘛。
  程六老爷话锋一转,从程珪的亲事说到了程卿两个姐姐。
  “颖川侯夫人想为她儿子求娶你二姐—”
  “六叔爷,这绝无可能!”
  不等程六老爷说完,程卿就出言打断了他的话。
  两人对视,程卿丝毫没有退缩的表现。
  程六老爷终于确认了一事:……程蓉之死,程卿是知道真相的!
  所以颖川侯府的求娶,程卿十分排斥。
  程六老爷现在真想和自己兄长程五老爷好?生谈论一番,怎能连此事都告诉程卿呢?
  年轻人心底压着这些,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不用紧张,那是你的亲姐姐,你不同意,我和你叔祖母不会替你家做主,颖川侯府不适合程氏,此事不会有人再提起!”
  程六老爷摸着胡子,程卿无悲无喜,说了句“谢叔爷体谅”都很是敷衍。
  程六老爷和五老爷不一样。
  程卿再次意识到这点。
  五老爷就不会这样试探她。
  颖川侯府若在五老爷面前提起此事…不,颖川侯府,或者说侯府背后站着的大皇子根本不敢对着五老爷表露联姻的想法。
  毕竟,死的是六老爷的侄女,却是五老爷的亲女儿!
  程卿若自己同意,六老爷多半就顺水推舟…这样的试探让程卿高兴不起来。
  六老爷的底线比她想得要低。
  五老爷是人情大过族规,六老爷则更看重利益,原则可以随时更改…
  程卿失望离开,秦氏走进书房:
  “老爷,卿哥儿可有松口?”
  程六老爷摇头:“他受五哥影响很深,哪怕现在六元及第受到诸多赞誉追捧,他有一点初心未变,那就是他对五哥的亲近之情。”
  从程卿的态度就能知道,五老爷根本没忘记程蓉之死。
  ——这事儿若闹出来,就是大事了!

章节目录

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程卿孟怀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宝妆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妆成并收藏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程卿孟怀谨最新章节